top of page

找不到人生目標可以嗎?

最近遇到了一對親子,孩子心思細膩敏感,從小到大人見人愛,父母完全不需要操心,一心覺得孩子就會這樣順順利利平安長大。


長大是長大了,卻和父母想的有點不一樣。原先的細心貼心,變成容易情緒低落、鑽牛角尖,面對社交有點畏縮,常常窩在家裡,畢業數年仍沒有穩定的工作。


父母著急得不得了,三不五時就與孩子懇談,苦口婆心的勸孩子出門去,振作起來,面對生命的挑戰。本就心思細膩的孩子,已經不曉得怎麼處理自己的情緒,父母的擔心再壓上來,孩子更感到恐慌,煩躁之下也開始對父母惡言相向;一心只為孩子好的爸媽,看著孩子把自己當仇人一樣對待,一生的心血被踐踏在地,痛心疾首之下,責備的主題變成「怎麼可以對爸媽是這種態度」。


於是就成了我們在《媽的多重宇宙》裡看到的親子互動:孩子覺得自己在父母眼中一無是處、巴不得父母不要管自己;父母所有的愛和關心,都被焦慮淹沒,最後只剩一句:「你太胖了。」


.

我見了這孩子後,印象最深刻的,是他花了好大的心力,在回應他父母。

面對父母不滿意他目前的生活狀態,他也發表對父母生活方式的評論,指責父母每天的生活也沒有重心目標、也沒好到哪去;

面對父母時常來找他懇談,但總是話不投機、以爭吵作結,他用關在房間、與父母保持距離,來減少與父母的衝突;

面對自己身上和父母天差地遠、父母怎樣也看不慣的特質,他拉著父母來做家族諮詢,就為著能讓父母了解,父母的不理解有多傷自己。


他花在父母身上的心思,遠比他花在自己的煩惱上,多得多。


.

當我問他對自己人生有什麼想法,想做什麼時,他顯然,非常苦惱。


那種苦惱是,你約朋友一起吃飯,你問他要吃什麼,他說都可以,你說那吃美式餐廳,他說不要。日式?不要。義大利麵?不要。


他知道自己不想要、也沒辦法符合父母的期待,但當離開了學校,不再有必修制度規定每學期要修什麼課,在面前是無限廣大的自由選項時,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。


而且,我知道

要思考「自己究竟想做什麼、能做什麼」這個問題

比和父母吵架,困難太多太多了。


從我有記憶起,就在面對這世界的規範和規則

爸爸媽媽所決定的家裡的生活方式,就是我童年世界的骨幹

當我想要看電視,想要和同學去跨年,爸媽的那聲NO,以及他們的理由,就是這世界中的一道牆

當我國中高中大學要決定考什麼學校科系,爸爸的想法,媽媽的想法,又是另一面牆中的兩道鋼條

網路上,新聞中,親戚的嘴裡,說著哪個工作最賺錢,如果去學音樂畫畫肯定養不活自己,那是山坡上落下來的岩石,擋住我的去路

升學輔導、畢業的學長姐回來分享這個科系未來可以選擇哪些職業,我盯著這份菜單,衡量口袋中有多少錢,我的能力能讓我選擇哪一道菜?


就這樣,從我有記憶起,世界就並非一望無際

而是由父母、社會的期待擠壓而成的一條窄窄的小路

如果幸運夠聰明、夠溫順的話,就能順著這條窄窄的小路,走到不會被批判的位置

但如果不夠聰明,也不夠溫順,就得想辦法與路上的岩石搏鬥,奮力把他們推開


但最可怕的是,當你好不容易推開了,離開那條窄窄的小路

或者你終於活到了一個別人管不了你的歲數

正當你覺得,現在我可以自己計劃未來了的時候

卻發現,你腦中只想得起父母和新聞上說過的話

你奮力耍頭把那些別人的話甩掉,你想要知道,你自己想要什麼

你的內心,寂靜無聲

你無法指引你自己,去到你沒有看過的地方


當我們已經習慣了規範和規則後,要做自己,並不容易。


.

這樣的苦惱,在心思細膩、擅於體諒他人的孩子身上,又特別容易看到

當他們過去所有的人生都在照顧旁人的期待後

即使有一天,他們累了、受夠了,想為自己而活

但「為自己做選擇、做決定」,卻是他們需要從頭開始學習的事情


在那樣的過渡時期,就會出現

他們奮力地與父母爭吵,想要打倒所有的權威

似乎只要父母認同他、對他溫言軟語,他的人生就會一路順遂了

可是,我們都知道,當你已經30歲時,你的人生不會「只」因為父母現在開始認同你,就能無所不能了


你需要開始把注意力,從旁人身上,拉回自己身上

不管會有多痛苦和難熬,多茫然和無助


.

在我研究所拼論文的最後幾個月裡,那陣子我和指導教授除了談論文,有時也會聊人生

那時候我還是一個被困在父母的魔咒裡出不來的小孩,只要週末回家一趟,回到台北就需要花一整週的時間來平復心情


在教授面前,眼淚自然也沒少掉

教授聽我這個小女生講怎麼不敢違逆父母、卻又好痛苦

當時他只問我:你在原生家庭以外的生活,過得怎麼樣呢?

他說:「有時候我們需要先離開家,在外面找到自己的力量之後,再帶著這些力量,回來面對家人。」


在那之後,我才逐漸去正視,我在自己的學業、工作上,是一個能幹的人

身邊的朋友,在他們的心裡,我也並非是無足輕重的人


然後,我就不再需要打倒我的父母了


.

如果你過去從未為自己而活過

當你想要開始忠於自己的時候,你可能會非常的痛苦

在找回自己的過程裡,我常常面對內心的「空白」,就覺得好無助想哭

你問我想要做什麼,我真的不知道


但在這裡,想給大家一段我最近很喜歡的韓劇《我的出走日記》中的台詞:


「老實說,我沒有什麼人生目標,錢、女人、名聲,什麼都沒有。可是,一定要有人生目標嗎?我不能漫無目的的活著嗎?我又不能強行創造出不存在的慾望。」


在最後,昌熙仍鬼使神差地遇見了自己人生的方向。


所以,暫時沒有慾望,也是可以的

只要慢慢增加自己每天生活中開心的時間

從五秒,十秒,一分鐘開始

慢慢增加,我為自己做決定的時間


不假裝幸福,不假裝不幸,誠實以對。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