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如何面對信仰與世界的衝突-(1)信仰是什麼

已更新:2021年6月25日

蓉蓉和提姆來自不同國家、不同文化,但他們在一次旅途中相識、相戀,進而決定成為夫妻。當他們在一起生活後,慢慢的卻發現彼此在一些生活方式和價值觀上很不一樣。


蓉蓉希望關係是透明的、全然敞開的,認為兩人之間不需要隱瞞任何事,希望每件事都可以告訴對方;提姆則覺得有些事自己負責就好,說出來讓對方知道只是讓兩人都有壓力,不如不說。蓉蓉常覺得提姆不夠信任她,提姆也覺得每件事都要說很不自在。

蓉蓉覺得未來的事情無法控制,那就不要過度憂慮,把現在能做的事做好就好;提姆則覺得凡事要有預備,才能在意外發生時可以應付。兩人因此常為到底應該花多少時間在工作上、應該存多少錢才夠安心而吵架。

蓉蓉看到提姆有些朋友的言論和價值觀,會讓提姆在和他們相處之後,變得比較煩躁、批判,蓉蓉希望提姆減少和這些朋友相處,或是去提醒這些朋友有些想法其實不太好,但提姆覺得要和朋友講這些太有壓力了,自己不可能這樣做。


慢慢地,提姆開始覺得蓉蓉的價值觀和期待,讓他備感壓力,也覺得蓉蓉有一些價值觀和他從小習慣的很不一樣,提姆覺得和朋友在一起比較輕鬆、簡單。雖然他愛蓉蓉,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,他覺得自己做不到蓉蓉期待中的樣子,內心也害怕蓉蓉會不會因為這樣而討厭他。漸漸地提姆開始會躲著蓉蓉,不敢跟蓉蓉對話。


提姆開始越來越少在家。蓉蓉也有注意到兩人的關係已經不對勁了,蓉蓉用許多的方法想要和提姆談談,但都被提姆忽略。就這樣過了好幾個月之後,某一天,提姆臉色鐵青地主動走到蓉蓉面前,想要告訴她一件事。


「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告訴妳……」提姆欲言又止,嘴唇用力抿著,表情看起來很痛苦。


「你想說的是,你有外遇的事情嗎?」


提姆瞪大眼睛看著蓉蓉:「妳怎麼會知道?!」


「我早就發現了…我沒有說是因為,我覺得你有自己的選擇,如果你覺得我們的關係還值得,你就會回來自己告訴我,如果你想選擇別的關係,我也沒有權力阻止你。」蓉蓉帶著微微悲傷的表情,但是語氣很堅定。


「即使我做了傷害妳的事情也一樣嗎?即使我達不到妳的期待也一樣嗎?如果我以後還是會繼續讓妳受傷和失望呢?」提姆用苦澀的聲音詢問。



「當你做我不喜歡的、傷害我的事情時,我當然會難過,所以如果你愛我,我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難過。但是,你永遠都有選擇權,決定你要愛我還是傷害我。而我,只要你願意選擇和我的關係,無論多少次我都會原諒你。」


--

上面的故事,你可以把提姆換成我們,蓉蓉換成上帝。


寫這個故事,並不是想討論婚姻相處的議題,而是想說,對我來說信仰是一份關係、一份選擇、一份愛,當我選擇了上帝,不論出於什麼原因,我選擇了祂,於是我相信祂,於是我開始需要認識祂。


但是在認識祂的過程中,我逐漸遇到,祂有一些期待和想法,和我的不同,也和我處的社會不同。如果我選擇順從祂,我好像就要與世界為敵,如果我選擇過去比較習慣的、身邊朋友都這樣說的,來到教會就會充滿愧疚,被認為不夠聖潔、不夠屬靈。當這個衝突之大,大到我承受不了這份壓力時,我就會想要逃避、麻木,選擇當下對我來說比較輕鬆的。


這就好像在伴侶關係中,相戀之後,我們還是得面對彼此的不同,甚至也要面對對方所在的群體對自己可能的不認同與不接納。在信仰中,教會的不認同和不接納會給信徒很大的壓力,逐漸我們便會認為,上帝只希望我們做到聖經所說的一切規定,如果我們沒做到,我們就會失去上帝的愛。


當我們掙扎於信仰與世界的衝突時,有時候,是因為我們的信仰裡只剩下規定。


但是上帝從頭到尾,都只是希望你享受與祂的關係,就像你與戀人在一起時,當你們不談你們中間的差異,單純享受你們相愛的關係時,那份快樂。那就是上帝希望你經歷的。


是先有在乎,才有價值觀的磨合;在面對與上帝的價值觀的磨合時,不要忘記回到起初你為什麼有這份信仰,與上帝對話。


這陣子因為疫情,每個人都在經歷從未遇過的變動,包含教會也需要有各種調整,此時有些議題也會浮上檯面,像是:能否停止聚會?小組的牧養該怎麼辦?教會怎麼處理內部不同的聲音?還要不要奉獻?等等,但在面對這些變動和磨合時,希望我們都能回到最重要的「信、望、愛」,在檢視任何的規定是否要存在時,不要忘了,如果沒有與神愛的關係,任何的規定都沒有益處。

19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