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說話你卻不聽,我只好生氣了(幼兒篇)

已更新:2021年6月24日

雙北升三級後一個多禮拜過去,幾位當媽媽的同事,不管家裡有幾寶,都不約而同地哀嚎:喉嚨要啞了。


這讓我想起,當年我第一次長時間與三歲的外甥相處,就讓我認識到自己原來脾氣那麼糟。明明讀了諮商後修養增進不少,平常也鮮少再有人能讓我動肝火,但碰到三歲孩子,卻能使我氣到撞凹一台車,或是不惜時間成本代價也要跟他在浴室大眼瞪小眼,誰也不讓誰。


現在想起,其實我仍然有點搞不明白當時近乎失心瘋的怒火是怎麼回事。但也許這也是每個父母每天的感受:不知怎的,就開始生氣和大吼了。


其實我覺得父母大部分都是帶著愛心和耐心在養育孩子的,偏偏許多時候,當父母帶著愛心耐心試著好好講話時,那些話卻都仿佛被消音般,怎麼樣也進不到那個小耳朵中。 想要告訴孩子這樣做不行,但他仍然繼續做; 想要安撫孩子的哭泣,但他仍然繼續哭; 想要讓一天的行程往前推進,但他完全不想理我;


我說的話都被忽視了,這樣真的好煩啊啊啊啊。


好好的講話,你卻不聽,我只好提高音量,直到你有反應。

不過那段日子最後讓我一直記在心裡的,是孩子的媽媽說的一句話:「他才只有三歲啊。」


我才發現,我從未想過三歲的腦袋,究竟能明白這世界到什麼程度。他們能與我對話,於是我就以為他們能懂我所懂的,但其實不是。 我說不能一直看電視,是因為我知道那會傷眼睛,但孩子們能體會傷眼睛是什麼嗎? 我說要趕快吃完早餐,不然上學就要遲到了,但遲到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嚴重的呢?


幼小的孩子隨心所欲,自由自在,想要什麼就理所當然要得到,不了解什麼叫禮貌,眼中沒有時間,更沒有所謂社會的壓力。我的怒火,來自他們的目無法紀—我內在為了生存於社會中所產生的框架和尺度屢屢被挑戰,我無法控制他們,也無法期待他們能尊重我的時間與空間。


那些我為了生存所學會的規則,在他們眼中,都不如一起玩耍來得重要。

我真心相信每個會在意自己又在怒吼的父母都是好父母。面對這群披著人皮的生物,不能優雅的對話是很正常的。 我還不是父母,所以不打算說什麼教養的秘訣,我想說的是,這段期間不論你做了多少連自己都費解的言行舉止,都沒有關係。有時候規則是可以放下的。 而我覺得透過情緒最寶貴的事情,還是認識自己。只要事後再好好理出自己在意的點是什麼,就好了。

3 次查看0 則留言